This is a boy who has the thing that liked as much as the disliked.

这是个热爱和厌恶的事情同样多的家伙。

一场来自恐怖时代的噩梦

宇宙塑料人,一支来自捷克丝绒革命时期的抗争乐队。

关于这支乐队,我在最开始写牢福特的时候就写过。反对苏联暴政的学生,知识分子,和几段实验性的摇滚乐组成的故事。今天重新拿出来写,是因为周天在学校打印室的一段经历。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那天,因为要交一份纸质的报告,我便和一位韩国同学去了打印室。因为是周天,图书馆的人本来就不多,打印室更是冷清。我们打印好了报告,正一边装裱,一边讨论起欧洲杯前一晚威尔士和斯洛伐克的比赛。这时离我们不算太近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在讨论斯洛伐克?你知道斯洛伐克在哪吗?”

我们随着声音看了过去,我瞬间意识刚刚我的谈话好像冒犯了这位老先生。...

“Masterpiece”来自一支刚在五月发行首砖的乐队 "big thief"。

Radiohead was there before  

Live @ Heineken Music Hall 21-05-2016

在Radiohead的演出前说点什么:

(我想故事应该是这样开始的)

- "who is ur favorite band”

- "radiohead"

- "have u ever seen them"

- "no, been waiting for the new album"

-"how much would you pay for the gig"

-"no idea"

大概是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大家一边忙着手头上

Sigur Ros ? 对我来说那是整个冰岛

我知道这话在那些对于冰岛狂热的人看来,简直幼稚到不可理喻。好在我的这群朋友他们不会看我写的这些话。而对我这个连冰岛首都都叫不上来的人来说,关于“Sigur Ros”的了解还颇为自豪。

Ny Batteri 翻译成中文应该是“新电池”。专辑Agatis Byrijun(good start)是乐队在1999年发行的第二张录音室专辑。如今乐队在后摇圈应该称得上家喻户晓了吧,尤其是那张“... we play endlessly ”之后。在这张专辑里乐队对复杂乐器的编排已经是非常成熟。

歌里面有一段,鼓和钹的“独奏”。我无意间在网络上看到...

找个机会聊聊耳机。

我为么需要那么多不同的平台?在朋友圈看一些自己不怎么感兴趣的东西,instagram发一些照片。Lofter呢?于我 这是唯一 一个只有网友存在的地方。借用一下Telecommunications的定义,可以说成是在这里我和所有人的交流距离早已远过喊话能所及的范围。过去叫“笔友”现在可以称为网友了。

写这篇东西的导火索其实是这张专辑拉。写过一段时间,我发现对写乐评这件事儿是越来越无感。(其实这事儿就像plane wave一样; you dont need to understand, you have to feel it)所以,该发歌发歌,想聊啥聊...

消失电台司令与难产的第九张录音室专辑

大概今年三月,Radiohead宣布了几场音乐节演出。

(疯传将在六月的巴塞罗那首演已经录好的第九张专辑)

后来,乐队宣布了在伦敦,阿姆,巴黎的八场欧洲巡演,(伦敦3000人的场地,三场演出,开票当天30%的英国人口在Ticketmaster网站上排队)阿姆和巴黎的票也在20分钟之内售罄。

(据推测新专辑将在5.20阿姆斯特丹首演之前发布,Most Likely 劳动节前后)

之后乐队注册了一个“可能”与新专辑同名的公司。

(Dawn Chorus LLP)

今天,“劳动节”乐队删光了自己所有的官网,Facebook, Twitter 记录。

(Radiohead.com现在只是...

“人们会认为我们的名字烂,只有在知道那是一个印度餐馆之后”——Jame Macoll

从bombay bicyle club这张专辑发布之后,我就不停地在向身边的朋友们推荐。中间他们还来过阿姆斯特丹。时间久远,没有去的原因我也记不清了。那应该是第一个学期开始的时候。现在打算和我同去的那位同学可能已经退学了。

对于印度我的感情还是挺复杂的。因为我学的专业(工程)的原因,又加上我所在的学校又是一个只有工科的学校,我平时在校园会见到很多印度学生。他们一般都是“拉帮结伙的”,我很少与他们交流。这点和中国来的研究生们很像。 之前,“印度女儿”的事情也让我对印度这个国家的偏见又加深了一层。...

荷兰的国王节

来荷兰几年了,如果有人问我“荷兰最隆重的节日是什么?”我的回答一定不是有最长假期的圣诞节。

我想应该是每年四月底五月初的国王节吧。之前还是女王。

这天,每个城市里都会有庆祝活动,内容却大同小异。首先,人们合法“练摊”路边各式各样的人们卖着自己不用的东西。市中心会搭起临时的舞台。大都是是DJ主导的电子乐,偶尔在某个角落里可以看到摇滚演出和某种荷兰的“民谣”团体。

今年还是我第一次在国王节的时候去阿姆斯特丹。

那天,我坐在荷兰哲学家巴鲁赫的塑像前休息听着旁边舞台上的电子舞曲。一会儿,一个单从外表分不清国籍的男人也坐了过来。手中拿着一个还剩半瓶可乐的可乐瓶子。看起来是已经有点...

当"电台"谈论爱情时,"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之前,在Facebook上看到一个关于Radiohead的笑话。说在伊朗的发行的一本有关两性关系问题的书中,作者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主唱Thom Yroke的照片放在了封面上。下面有人跟帖说:在俄罗斯,有家治疗精神疾病的医院,同样把Thom的头像印在了宣传横幅上。

好在事情不像一些八卦新闻一样传的沸沸扬扬,没有道德审判,没有责任讨论,人们只是一笑了之。

的确,Thom给人的印象不怎么正常。

昨天,读完了雷蒙德卡佛的那本最有名的谈论爱情的小说集。每个故事的人物,似乎都不怎么正常。可故事里的情节好像又再平常...

“说说《异形》与∆的事儿” 

Alt-J,这个名字代表的是在Mac的键盘上,按alt+j打出来的“∆“符号。

我个人非常喜欢一四年Alt-J的这张专辑,This is all yours是他们的第二张录音室专辑。在发行首砖(An awesome wave)之后,Alt-J就获得了英国水星音乐奖。我也是看后来颁奖的视频知道他们的。

新专辑给我的感觉是整体性很强。从intro开始就很容易被带进去。此外还有三首歌,分别是“抵达奈良”,“奈良”,和“离开奈良”。猜一下,大概是乐队在日本演出的时候,获得了灵感。

“the grospel of john hurt”这歌儿:

John...

"滞留" 香港 和 Damon Albarn 的 I broadcast

咳咳 好久不写这个了。

Blur 这支自打我认识他们就没从没发过片的乐队,十几年之后突然发了张唱片,对我来说还真是件不大不小的事儿。还有,在欧洲,买到一张全是中文的专辑,还是很有意思的。 

刚听到blur要发新砖的时候,我还是很迟疑的。可能是因为Albarn的Everyday Robots 给我的感觉和之前的blur很不一样。还有就是go out 的那个MV 和之后的那个lonesome street。 

据说,开始做这张专辑的起因,只是13年blur准备参加的东京摇滚音乐节取消,乐队被迫滞留在香港五天。

因祸得福,讨论了好多年英国人生活方式...

Zoo in a dark house

当你离开了那个生活了两年陌生的小镇,飞往南方。

5.20 周三

要不是一位久违的朋友提醒,我真的不知道这天竟然有个叫表白日的昵称。

但事情有时就是这么的

放下手机,打开一期podcast惊闻拍摄《寻找小糖人》的导演,瑞典人马利克·本德杰鲁在斯德哥尔摩去世了,年仅36岁。

死因-抑郁而导致的自杀。


一年前连续看了几遍的电影,

二十天前的谢天笑,

几分钟前的对话,

几年前的圣诞节,

还有这首来自罗德里格斯的歌。


当前奏吉他伴随着小提琴想起时,

直到尾奏几乎相同的旋律开始,

我才惊奇的发现这样一首舒缓的歌曲竟会给人如此强的力量。


听到这样的歌声,人们会拿鲍勃迪伦跟他比较。年近古稀的这位贯穿民...

我们总在天气转好时感叹上学的路,却忘记了阳光下奔跑的跑道 奋力一跃的篮球筐此时也停留在风雨中。那些伟大的思想,历经风雨也不曾遗失。

知道青年小伙是因为之前听的podcast。

独立:

几乎每年寒暑假各一张专辑,而且这两位包办从音乐到宣传的所有工作。

感想:

爱听歌的人们总是幸运的。

虽然在专辑正式发布之前虾米上就有了专辑里全部的歌曲,但是我想自己在唱片店亲眼见到之后再写点儿什么纪念这张Blur的主唱的Solo专辑。

看到虾米上有人说希望大家用购买的方式支持Damon。可高达23欧的售价让我把这张和之前elbow的专辑放到了有机会要买的列表里。

很早之前在看音乐节的lineup时就听(看)过Everyday Robots的MV。印象里那时的天气远没有现在的美好。听着那歌儿,看着一块肌肉一块骨头拼出来的脑袋。我想难道这将是前流行大团主唱搞的一张晦涩阴冷的实验专辑吗?

开始听这个第一感觉还是和之前Blur的风格很不一样。前几首给我的感觉都还挺阴冷的。直到这首Mr. Tembo...

我是很佩服那些图书馆里趴倒前一分钟还在跟随音乐摆动的身躯。根据时快时慢的节奏,可以推断出他们耳机里音乐风格很不统一。可拿下耳机之后这事儿俗称抖腿。。请在图书馆把手机设置为静音模式 …还有 关闭“振动功能”。

一件小事儿,结果颓了一整天的我。

现在总算是恢复正常了吧。

想干的事儿还有那么多,怎么可以说老了这种话。

现在的情况会是我之前无数次想过的,额...一点点偏差。

不重要。

记得麦田里的守望者有这么一句话:当开始讲述时,已经开始怀念。

高中时代以及那些损友们嘛,想念一下总没什么不好。

前段时间有点儿右倾,

原因不用提,

无论如何,

今天必须拨乱反正一下,

预防针:离那些老去的脑袋远点儿!!

此处脏话省略几个字。

好久没动过Lofter了,久到我好像忘记了这个可以说话的地方。

Everything Will Flow

自从前段时间开始学习DSP之后,每当我想到听到的音乐,墙上挂的照片都是一些智商不明确的机器根据几个点推测出来的东西,什么样的音乐也都没那么动听了。这不应该是个学工科的学生的抱怨。。但我还想说或许这个时代用模拟信号录音是件多余的事情,用模拟信号听歌是件奢侈的事情,可如果有机会,我会毫不犹豫的抓住。

Everything Will Flow

这首歌会在脑袋里不停循环是因为下午去打了次球儿。说真的今晚这种莫名的低落只发生在这种时候。两个十六岁的荷兰小伙给我来了一砍瓜切菜。那感觉就像早几年...

今天看了贾导演(Jim Jarmusch)一三年的片子 - Only Lovers Left Alive

看完之后的第一感觉是这片子逼格真高,各种有的没的知识回顾和扫盲。这也多亏了做字幕的字幕组,把备注什么的做得很全。

这片子突然让我感到一个不死的文青会有多可怕。。

除此之外的东西,(如果有的话)我想我应该找个比较整的时间再看一遍才会理解。

这是电影里用到的一首歌-Red eyes and tears来自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


“蓝”州//当我写Lofter时 我谈些什么||

——终于有空写点儿丫不绿的东西了 

兰州 兰州-低苦艾(在网易音乐里没搜到,就贴了一个虾米的链接)

http://www.xiami.com/widget/0_1770532698/singlePlayer.swf

先说说这首歌:

我不是平时不听中文歌,只是不怎么放在我的Lofter里,总感觉有点儿Low。结果造成我的Timeline里一半绿洲,另一半是剩下的那些英伦乐队。并且大多集中在上个世纪。(这以后要改)

今天上学的路上我在想:这其实是个挺有意思的事情。很多次我打开下载好的几张新专辑,听来听去,感觉都挺好听的。可打开浏览器之后总是又找出一首曾经被感动的稀里哗...

这个视频我没打开,不过还是找别的地儿看了。

开始还挺吃惊的,看到舞台后面的logo之后感觉合理了很多。这应该是为那个有关儿童癌症的慈善组织的演出,之前Noel独自演过,还录成了专辑The dreams we have as children。

从这段视频看,平时没溜儿归没溜儿,从披头士那儿留下来的英伦流行的精神“爱与和平”这两只乐队都还保持的不错。

ReEi:

迟钝的我现在才知道有这历史性的一刻!!

前面的“Noel?Noel?”回访了一遍又一遍⋯⋯心尊的跳得很快好吗!!

Noel你都跟Blur和好了同台演出了,什么时候才可以盼到你们兄弟的那一天呐~⋯⋯

自从这张“AM”一发布,我最直观的感受这张专辑似乎无处不在。

各种杂志的排行榜,唱片店,乐评。

据说一经推出NME便给了十分,我也记得在回国的飞机上看的Q好像把最佳单曲还是什么的给了专辑的第一说歌Do I wanna know;现在我手边有的滚石给了这张专辑年度第九,Do I wanna Know?单曲年度第十。

专辑还是很好听的,虽然现在的北极猴已经看不到一点儿英伦流行的影子了。

作为歌迷,希望明天能发布一个好消息。

今天在家看了理查德 柯蒂斯自编自导的最新作品:About time。除此之外老爷子还自编自导了...The boat that rocked,love actually。

电影大概讲了件难免落入俗套的穿越故事。

观影的过程中,柯蒂斯影片中惯有的英式幽默(当然Bill Nighy功不可没)和电影的配乐都没有让我感到乏味。

这首来自 The Cure 的 Friday I`m in love 出现在影片开始的位置—Tim在展览中苦等Mary的场景,还算应景哈。


周一清晨五点十九分。

仅仅就是这么个名字听着就挺颓的,内容大概讲了一件“女友”失踪的故事;不过好在歌曲的旋律非常不错。

而且这周还放假,听这歌完全颓不起来阿。


Roskilde! Roskilde!

今天放这首歌纯粹是为了帮我在穷游上发的征人的帖子打广告。

这是链接:http://bbs.qyer.com/thread-897881-1.html;感兴趣的,请联系我哈!!

这张专辑是大名鼎鼎的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现场录音,关于这歌的演唱者的事儿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那天无意看到了这张专辑,买回来之后。发现这种民谣,倒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无聊。

对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感兴趣的朋友,推荐看一下李安导演的电影“Taking Woodstock”

当然,现在的Roskilde音乐节应该和这个调调很不一样了。

一个关于Roskilde音乐节的介绍:http...

“These are crazy days,but they make me shine”这样一句歌词像是一剂强心针,鼓励了多少正在奋斗的年轻人。

十分钟意味着什么?

一首歌?

那我确定你一定听过绿洲的这首All Around the World。并且不难看出这首歌承载了绿洲刚刚成军时所有的野心和年轻时的轻狂。

“野心” - 一首长达九分四十秒的歌曲创下了英国最长歌曲的记录,不仅包括了两分钟的solo,还有像披头士经典歌曲“Hey Judy”那样的“Na Na Na Na Na”型的大合唱。

“轻狂” - 那是绿洲的第三张录音室唱片,也是被乐评...

© lefRight | Powered by LOFTER